原先还取笑六太太上不得台面是个狐狸JiNg的大少爷,已然成了自家小娘的入幕之宾。那日过后,只要无事殷郊便会m0过来,堂而皇之的拉着小娘搂搂抱抱,两人待在耳房里耳鬓厮磨半晌,好不亲密。

    圆满不懂男人藏着什么心思,她只晓得现在日日都有人来陪自己说话解闷,男人们来时要么带来各种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逗她开心要么带上许多JiNg致可口的点心给她吃。六太太乐不思蜀的沉浸在少爷们编织的甜蜜蛛网中,殊不知自己早成了男人们的掌中物。

    大少三少如今算得上邀月阁的半个主人,两人来找小娘时打过几次照面,彼此心照不宣从未正面提过此事,倒像是默认了对方的存在。

    北平年节气氛浓郁,才过小年就有除夕那味道了,一大早上苏嬷嬷吩咐好小厨房,给太太按规矩礼制准备好宴席,六太太虽不用去大太太院里参加小年宴,但这几位少爷中的某位保不准会晚间过来。

    厨房里忙的团团转,外间的不少丫头都被调进去打下手。六太太无聊得很,男人们不在她自个在屋子里将八音盒万花镜都玩了个遍,又吃了几块早上三少爷安排人送来的糕点,也不知怎么了,这东西玩起来没意思,糕点吃着也是索然无味。

    六太太撇下一堆稀罕玩意儿,缠着自己的大丫头要找乐子,碧痕哄不好这Ai撒娇的人儿,只得想了个法子让她消停些。腊月里是肯定要喝腊八粥的,前段时间太太都吃着男人们安排好的膳食,小厨房按例准备的菜谱倒是搁置许久,这腊八粥也一直没熬,这会儿子整好无事,碧痕让小厮将锅子炉子抬出来架在了院中。

    “这是什么?”圆满好奇瞧着院子里摆好的厨具,她刚问完碧痕便领着几个丫头用木盘盛着各sE豆米放在了锅边的桌子上。

    “回太太的话,这都是等会儿熬腊八粥要用的。”

    圆满一知半解的点点头,碧痕瞧着她注意力全被x1引到腊八粥上,赶紧让边上的小丫鬟端了圆椅过来给太太坐,又在椅子边上摆了张高几,上头用瓷碗盛着果子点心方便太太随时取用。

    炉子里烧着金丝木炭,无烟不呛鼻。碧痕将锅子里倒进清水,又将桌子上摆着的大米、白芸豆、赤豆等食材一一拿到圆满跟前展示了,再绕回去洒进锅里。六太太看的津津有味,手中的糕点都被弃在桌上不顾,她拉紧身上的披风走下圆椅下垫着的木台,模仿碧痕的样子拿起长柄汤勺在锅里搅拌。

    “这豆子翻滚的样子倒是有趣。”六太太咯咯笑着,心情极好。

    几人正在熬制腊八粥,外头传来男人的声音,那人步履匆匆声音洪亮,打进一道门就听到他絮叨着几日未见小娘,小娘身T可好,有无提起过他。进了二道门,果然不出碧痕所料,是被公事牵绊好几天的二少爷。

    二少爷许久未在邀月阁出现过,甚至鲜少待在府中。日日不是在商铺里头跑,就是整日泡在洋行里,也不知道是哪个格老子的短命鬼来找他的茬,害得他是有家不能回,温香软玉难入怀。也不知道娇憨傻气的小娘怎么样了,许久没吃到崇应彪觉得心里还怪想念的,这不破事一处理完,他回府跟母亲请了安就往这处来了。

    “多日未见,小娘可有想我?”崇应彪走到六太太身边,将围在一旁的几个丫头统统挤走,他环住了娇俏玲珑的人儿,隔着厚实的袄裙b量小娘的曼妙腰肢。

    碧痕一帮丫头也都是十岁的h花闺nV,哪里见过这样式儿的,几人红着脸往外去了。她们一走二少爷更是得寸进尺,大手带着冬日寒气激得圆满直颤。

    六太太不舒服,娇嗔道:“冷Si了你的手,快拿出去!”说罢丢了手里的手捏着拳头就往男人身上捶,她哪有什么力气,拳头落在男人身上软软的。

    “这几日儿子都睡在商铺后头的客房里,不烧炭也没人暖床,天寒地冻的可把我冻惨了,我没一日不想念小娘的。”崇应彪将人环在怀中,脸埋进baiNENg的颈窝处,深x1一口六太太身上的暖香后又道:“还得劳烦小娘帮我将手捂热乎了。”

    圆满要躲,腰肢却被男人把得SiSi的,她仰头望去瞧见崇应彪低头看着她,眼里一片火热,她也不是不知事的小丫头了,红了脸要推开男人,却被一把抱起带进了堂屋去。

    堂屋里候在外间伺候的丫头们都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不敢出。

    姜文焕和殷郊在大太太院子里用过饭后各自找借口前后脚离开了东院,这会儿子又一起在邀月阁门口碰面了。

    “我还以为你会陪母亲和姨妈看完烟花再走。”殷郊挑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