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月阁空闲了几日,六太太便吵着要搬回去,她嫌主院里头看着严肃板正,不如她那处自在。

    丫鬟婆子们在主屋里头收拾衣服首饰,一众人等忙碌碌的,六太太又想趁这时跑出去玩。主院的西北角上还有道小门,是夜里头换班的丫鬟们走的道,白天四下无人,圆满就往那处去了。

    还没m0着角门口呢,跑来一个穿绿衣的丫鬟将她拦住。

    “六太太您这是要上哪儿去呀,苏嬷嬷那头马上就收拾齐整了,等会儿送您回邀月阁。”

    说话的丫鬟鹅蛋小脸,一簇刘海躺在脑门间,其他发丝都用头油齐整的梳在脑后挽成发包。她眉毛极黑,用眉笔仔细涂成柳叶型,嘴巴上点了朱红口脂。耳朵上戴着银制鎏金耳圈,下坠飘hsE玻璃,这丫头身形纤细,身着杏sEb夹配秋香sE绒袄,衬得人俏丽多姿。

    “我要出院子逛逛,你可别跟苏嬷嬷说,她不让我出去的。”圆满将手指放在唇上,嘘了声让人不要声张。

    那丫鬟识趣的点头,小声道:“太太可愿让荷月跟您一道,荷月在府中待好几年了,晓得哪里有好玩的好看的,能陪您说话还能帮您拿着琐碎物件。”

    六太太本就没人陪着玩,一听荷月这般说道,连声应下。

    二人从角门绕了出去,走过两间院子中的狭长青石小道,再往北便是去小桃源的路。

    “太太可想去小桃源逛逛,里头养了仙鹤和梅花鹿,这时节腊梅开的正好,您去了还可以摘几束带回屋子里cHa着。”

    圆满喜欢漂亮玩意儿,开心道:“那便去看看,你说的我都没见过。”

    荷月将人引至花园外,早有轿夫等候,圆满被扶上肩舆,她好奇的左右打量,又m0了m0肩舆把手。

    “怎么还要坐轿子?”

    “回太太的话,小桃源南北长三百余丈,若想走完还需些脚力。老爷怕您逛园子累着,早安排了轿夫候在这儿随您吩咐。”

    小桃源分四季,春季烟雨蒙蒙雾笼江岸,夏季荷花十里轻舟鉴水,秋季霞光映照枫叶似火,冬季银装素雪梅绽梢头。

    殷家第一位侯爷独Ai江南美景,将苏杭一带的秀美景象全搬进了园子里。

    轿子行至一处拱门外,荷月迎上去扶着六太太下来。“太太可要在这儿休息会儿,亭子里准备了太太Ai吃的茶点,还用火炉煨着果酒。”她指着眼前不远处的亭子道,那亭子横在水面上,有青石桥可以上去。

    亭子中的圆桌上琉璃盘中摆了剥好的核桃仁、杏仁果,又有各sE小碗摆的sU酪、藕粉桂花糕、蜜饯果铺和N皮豆腐。小炉上煨着的果酒咕嘟冒泡,香气被风吹到了六太太跟前。

    “那便休息会儿吧。”这肩舆颠簸,晃得圆满脑仁疼,她本想撑着再逛逛,去见见什么鹤啊鹿的,这会儿子闻到食物香气又挪不动步子了。

    圆满在椅子上坐下,上头还悉心的放了厚实垫子,她今日穿得多,里头是夹了兔绒的袄裙,外罩白sE貂皮大衣,头上带着狐皮毛绒帽子。小脸还是红粉nEnGnEnG的模样,倒是没受一点冻。

    “荷月也吃!”六太太拿了颗核桃仁放进嘴里,又伸手端着sU酪要递给荷月,可是一转头本该站在她身边伺候的丫头却不见人影,她慌忙将碗放在桌上,起身要寻人,那上亭子的桥头又走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