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前尸T抬到了公审堂的院子中,大家可是都见着了的,荷月脖子上的皮肤断裂,露出泡胀发白的颈r0U。验尸的医生却说她那颈间的伤口只是障眼法,真正的Si因是被丢在水里活活呛Si的,呛Si后再拖上来用绳子作假勒痕。

    好端端一个丫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用的还是极其狠毒的手段。警署特派了警官前来调查,对各院的主子和佣人进行问询,得到的反馈却是荷月是个极为憨厚老实的丫头,从未跟人有过口舌之争。证据线断了,一时半会儿没有新发现,来调查的几人只得草草回去先分析已有线索中的疑点。

    自民国以来,大户人家府上的佣人都是登记在册的良民,万不可随意打杀。纵使惹恼了主人家也都是暗地里发卖了,断不会公然杀害。荷月之Si,一时间成了殷府的大新闻,阖府上下人心惶惶。丫头们夜里都是结伴而行,子时一到除了要伺候主子的丫头,需得待在屋子里,等各院嬷嬷点人。

    这事一出,邀月阁的六太太便大病了一场,佣人们私下里都说太太是撞见了不g净的东西。

    殷郊一直惦念着先前莽撞行为冲撞了小娘,这会儿子听闻她病了,思索一番便带了许多JiNg致的西洋甜品前去看望。刚走到院子外,姜文焕面含笑意步履轻快,从院里头出来跟他打了个照面,他俩是几兄弟里长相最为相像的二人,这会儿都站在门头倒像是对同胞兄弟。

    “大哥。”见到兄长,姜文焕点头打了个招呼,施施然的走了,后头跟着的观棋马兆也向大少爷福身后跟上自家主子,半分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三弟话少殷郊是知道的,他并未放在心上,进去前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佣人手里拿锦布包着的食盒,确认没有损坏内里的物品这才迈步进了六太太的地界。

    邀月阁里洒扫的丫头瞧见他来都停下动作福身行礼,又有一个大丫头迎上来问好。这人梳着大GU麻花辫斜搭在x前,上身穿着件碧sEb夹,内搭一条黛sE夹绒袄。她朝屋里喊了声大少爷来了,正屋的帘子便掀开来。

    “少爷在屋里头坐着休息会儿,六太太刚小憩醒来,在梳妆打扮着呢。”

    殷郊身材高大,几步便进了正屋,屋内还是那般暖洋洋的,主位上摆着把h花梨木贵妃软榻,上用品红绸缎做软垫包,又以金银丝线绣了杜鹃纹样。左右两侧各摆两把椅子,高几上花卉镂空玉碗里盛着刚洗好的葡萄。

    碧痕端来沏好的热茶摆在大少爷手边,内间里传来小丫头撒娇的声音,嘟囔着要在歇息会儿,看来是还没睡醒闹着不想起来。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妮子才慢吞吞的挪出来,躲在在屏风后只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拘谨的看着他。

    “你怎么又来了?我这几日都好好吃饭了的。”

    男人笑了,没得到回应,圆满怕他不相信自己急忙走出来道:“不信你问苏嬷嬷,我都吃了的,肚子还圆了不少。”说罢竟是上前一手拉着大少爷的手,另一只手撩开衣摆露出光溜溜的软白肚皮要将男人的手放在上头m0m0证明自己没说谎。

    殷郊被小娘突如其来的举动惊愕到,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圆了。”圆满嘟着嘴问道。

    “刚才姜文焕来,你也这般给他看过?”大少爷有些恼怒,不自觉的声音都沉了些。他想起在院门口遇到三弟时,那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是平日里见不着的。不怪殷郊思想龌龊,一个不Ai笑不说话的人,露出这种表情还能因为些什么事情?

    “对呀,我这几日不舒服,他都来陪我用饭,刚才睡了会儿醒来他不在估计是走了吧。”圆满后退一步放下衣服,在碗里揪了几个葡萄坐回榻上吃着。

    “小娘是说,三少爷这几日都来了你院里?”圆满这话的意思,殷郊琢磨出来了些别的味道。

    可怜的六太太不会看人颜sE,也听不出男人话中有话,见男人问起这个,立马开了话匣子,将二少三少吐槽了一番。

    “是呀,日日都来,每次来都咬我,你瞧瞧我的脖子上哪还有块好r0U。”说着圆满就将衣领子拉下来些,好让大少爷看清楚。